騰身迴環、轉體、扭臂……在離地面接近三米的單槓上,體操運動員的動作讓人眼花繚亂、膽戰心驚,稍不留神、一旦抓空,後果不堪設想。在奧運比賽中,吊環、單雙槓、跳馬等體操項目不僅驚險刺激,而且有美感、藝術性極強。中國體操隊在奧運會上是一貫的強手,不僅包攬了多個單項冠軍,而且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上衞冕男子體操團體冠軍,打破了36年中國未能衞冕奧運團體項目冠軍的魔咒。作為中國體操男隊的主力,鄒凱連續參加兩屆奧運會,並且拿下了五枚金牌,鑄就了中國體操的輝煌。本期,奧運“五金王”鄒凱做客大公·TOP體育,分享自己與奧運的不解之緣。


  落選里約奧運  昔日“五金王”遭遇20年最艱難時刻

  為了接受採訪,鄒凱特地換上了國家隊的訓練服,頓時當年那個站在冠軍台上意氣風發的“五金王”“重現江湖”。鄒凱神情放鬆,時不時和嘉賓開個玩笑,酒窩一深一淺。可是這位時不時露出笑臉的“小鮮肉”卻在兩個月前遭受了一次沉重打擊——落選里約奧運會。

  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上,鄒凱一舉拿下了男子體操團體、自由體操、單槓三塊金牌,一次收穫三金的佳績可與體操王子李寧昔日狂攬三金的輝煌比肩。2012年,在倫敦奧運會體操男子自由操單項和男子體操團體比賽中,鄒凱再入兩金,成為中國奧運史上第一個獲得五枚金牌的運動員。由於無緣里約奧運,他付出了四年的努力付諸東流,衝擊奧運第六金的夢想就此破裂。

  因為腰傷和跟腱傷未愈,鄒凱心裏隱約知道自己可能落選,但是心裏仍然“存有幻想”。知道結果後,“這對於我來説,應該是20多年來最艱難的時期”,雖然男兒有淚不輕彈,但是幹了“20多年的事業”就這樣戛然而止,鄒凱沒有掩飾當時痛苦複雜的心情,承認自己哭泣過,甚至“再也不想看到體操這個東西了”,言語裏體操讓他又愛又恨。

  在親戚朋友和教練的安慰下,在愛妻周捷的陪伴中,鄒凱慢慢走出了落選陰影,“其實退役對我來説就是新生活的開始”,接受現實的他決定開始完成過去給自己定下的一個又一個的目標。

  雖然無緣奧運,鄒凱仍然和妻子周捷于7月19日同赴巴西,鄒凱笑談自己這次的身份就是一個“編外人員”,要一直陪伴着中國體操隊,看完所有體操比賽。


  90後體操軍團出征里約  眾小將肩負衝金重任

  7月22日,中國體操隊從北京出發前往巴西,開啟了奧運征程。據了解,中國體操隊運動員是里約奧運會參賽運動員中平均年齡最小的一支隊伍,男子體操運動員中年齡最大的當屬張成龍了,全隊也只有他一個人有過奧運經驗,其他隊員都是90後,年紀最小的是95年的林超攀。

  2012年倫敦奧運會結束後,一批奧運老將紛紛退役,比如“吊環王”陳一冰,“雙槓王”馮喆等,新老交替的男子體操隊“面臨的困難比我們要大”,因為“中國隊拿了太久的冠軍,裁判們心裏覺得需要換一換”,鄒凱説。

  即使在鄒凱看來外部形勢不容樂觀,但是“中國男隊非常有實力,比賽沒有問題”。談起男隊的隊員,鄒凱的語氣裏難以掩飾他對各位師弟的勉勵與信心,“張成龍是2012年團體奧運冠軍的成員,他算是領軍人物,是我們的定心丸”,其他年輕運動員也“各有自己的特點與長項”。

  鄒凱表示,鄧書弟是一個全能型運動員,“在團隊中起着至關重要的作用”。在體操團體比賽的六項考核中,每名隊員一般只需要出場1-2項,但是鄧書弟需要“上5項”,他是名副其實的“勞模運動員”。

  林超攀是整個隊伍最年輕的隊員,他在19歲的時候就獲得了世界體操錦標賽男團冠軍,是整個隊伍裏最早拿到世界冠軍的運動員,他“有血性、初出茅廬卻鋒芒畢露”,鄒凱承認林超攀像極了當年的自己。中國新一代“吊環王”劉洋曾在2014年世界體操錦標賽上奪冠,打敗了于倫敦奧運會上力壓陳一冰的巴西體操運動員扎內蒂,“他擔負着衝擊單項金牌的任務”。最後一個小將尤浩擔負着“前鋒”的任務,“他需要把自己參加的項目裏的分數提到最高”,達到震懾對手的目的。

  體操這個項目“是一個融入了藝術表演的極限運動”,鄒凱稱今年奧運會將會上演一場精彩絕倫的體操大戰,他表示非常期待。(實習記者 于子鈞)


  【更多閲讀】 

  倫敦奧運體操男團金牌來之不易 譽為最艱難勝利

  憶北京奧運:對競技體育的熱情空前高漲

往期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