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一位清華IT男因勞累過度而猝死在酒店馬桶上的新聞在當時引起一陣熱議,觸動了不少在一線城市打拼的年輕人,運動、健身似乎成為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2015年,據運動平台咕咚後台統計,其用户每天運動里程加起來可以繞地球600多圈;今年7月27日,第36屆北京馬拉松報名結束,共有66576人報名,比去年增長了102%,中國路跑呈現出爆發式的增長。近日,同樣身為IT男的咕咚創始人、CEO申波做客大公•TOP體育,揭祕運動平台咕咚積累千萬用户優勢何在,分享全民健身時代咕咚的戰略佈局。


  健身也可以像打網絡遊戲一樣上癮

  身為IT男的申波看到同行們壓力大、健康情況堪憂的情況,就開始思考如何把大家玩遊戲的勁頭轉移到運動上。“大家打網絡遊戲,一開始都是零,然後不斷地殺怪,最後就進階了”,咕咚也想把遊戲的理念融入運動健身裏面,於是在咕咚的APP頁面裏,就有了“新手訓練營”、“5K”、“10K”、“半程馬拉松”、“馬拉松”這樣的訓練計劃,參加訓練的個人還需要接受相應的獎懲挑戰。打遊戲有各種PK,咕咚社區就是一個大擂台,所有人都可以秀身材、曬步數,甚至做直播、成網紅。

  除了引導用户參與健身、愛上運動,像其他互聯網項目一樣,咕咚的核心點是“解決用户需求”。與樂視關注整個體育產業鏈不同,申波説咕咚針對具體運動的人群,他們“在運動前,需要一雙跑鞋、需要跑前熱身指導”,在運動過程中“需要一些工具記錄運動數據,比如速度,從而根據個人體質等因素提醒過快還是過慢”,運動結束後“可以曬圖和跑友進行交流,甚至加入到線下馬拉松比賽”,這種基於個人用户運動前、中、後的需求整合在一起,就形成了咕咚的全民健身生態系統。

  有一篇童話故事叫做《咕咚來了,大家快跑》,運動平台咕咚名由此來,去年年底咕咚的用户量為4000萬,僅僅半年,現在已經達到了6000萬。談到如何“吸粉”並增加用户粘性,申波説:“如果只是記錄用户的數據,不久之後大家都會厭倦,只有在一個社區里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才會持久”。起初,咕咚僅作為一種工具幫助用户記錄數據,現在用户可以利用咕咚“入坑”,比如參加線下跑團、騎行團,並且聽健身達人、奧運冠軍分享運動知識,只有體驗到運動的快樂,“大家才會養成持續的運動習慣”。


  C輪融資已完成 將從四緯度構建全民運動生態圈

  今年五月底,運動社交平台咕咚宣布完成C輪融資,融資金額為5000萬美元,申波稱自己和投資人都認為“全民運動健康是體育最核心的一個價值點”。在申波看來,要想發展體育行業,除了競技體育,更重要的是全民運動起來。

  日前,國務院印發了《全民健身計劃(2016-2020年)》,指出到2020年,每週參加體育鍛煉的人數達到7億,經常參加體育鍛煉的人數達到4.35億。但是目前中國只有兩三億人每週可以至少運動一次。

  與國家的全民健身計劃不同,咕咚的全民運動生態系統着眼於市場、聚焦在行業。“當中國每週運動一次的人數達到7億,相對應的裝備行業、賽事服務、培訓行業都會受這個引導進來”,為了構建全民運動生態圈,咕咚欲從四個緯度同步拓展。

  首先,“所有的運動都可以數字化”,大數據作為一個明星概念,幾乎得到了所有互聯網公司的重視,就像運動手環、智能跑鞋一樣,咕咚平台可以記錄下每個用户的運動數據。其次,“形成解讀數據的一套系統”,基於這個系統,咕咚可以對用户進行個性化分析與指導,繼而進行商品與服務推薦。第三,擴大賽事活動,“咕咚在中國首創了線上馬拉松,去年舉辦了35場”,跨越時間和地理的線上活動“規模大、影響力也大”。除了線上活動,“我們也有自己的IP,比如10公里城市微馬、相親跑”,將體育娛樂化“可以吸引更多人參與進來”。最後一個緯度就是增值服務,比如“讓林志玲、郭德綱錄音以作為咕咚的提示音”,完善服務。

  建立全民運動生態圈“就是建立一種生活方式”,申波期望咕咚可以為全民帶來積極的、運動與生活方式、養成持久的運動習慣。(文/于子鈞)

  【更多閲讀】 

  國內跑步火到“搖號” 中國路跑足跡已至國外

  玩法創新 全球首家線上馬拉松獲追捧

  IT理工男變身體育大咖:學習扎克伯格先解決自身需求

往期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