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時間8月13日,“飛魚”菲爾普斯率領美國隊贏得男子4X100米混合泳接力賽冠軍,收穫了奧運會的第23金,堪稱歷史第一人。然而,比金牌更引得觀眾和媒體注意的是他背後一塊塊由於拔罐而留下的紫色圓形印記。除了菲爾普斯,美國體操運動員亞歷克斯•納道爾也帶着圓形印記出場,連時尚娛樂圈的貝嫂和賈斯汀•比伯也都接受過拔罐。

  古老的中醫療法因為奧運一炮走紅,但實際上從公元14世紀開始,中華醫藥就沿着絲綢之路開始向西方傳播了。許多從海上絲綢之路走出去的中國人,他們不僅僅把中醫中藥、飲食文化、文學作品等中國的傳統文化帶了出去,還讓其在世界各地生根發芽。本期,北京奧運官方電影《永恆之火》總導演、近期即將在中央電視台首播的大型記錄片《穿越海上絲綢之路》總導演顧筠做客“大公•TOP體育”,講述華人僑民祖先的海絲故事,剖析歷史悠久的海絲文化。  


  海上絲路孕育峇峇孃惹 中國文化在南洋生根發芽

  椰漿咖喱蝦、蠶豆洋葱拌江魚、黃姜燉雞......香濃辛辣的馬來香料和醇香清口的椰漿之下,南洋娘惹菜本質上仍是中國的食材和複雜考究的中式烹飪方法。新加坡、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的娘惹菜為什麼會有中國味道?這不是當地廚師的妙手偶得,而是有歷史淵源的。

  明朝初年,鄭和七次下西洋,其中五次都到過馬六甲,每次都會有部分隨從人員留在當地,他們與當地土著或其他民族通婚,生下的男性後代成為“峇峇”,女性後代稱作“娘惹”。直到今天,峇峇孃惹仍在馬六甲社會中佔有很大的比例。

  《穿越海上絲綢之路》的第五集就介紹了海上絲綢之路帶來的族群互動和融合,兩種文化相互包容、相互影響與滲透,便形成了一種“特殊的文化現象”,其中峇峇孃惹的語言就是這種特殊文化的一大體現,顧筠説:“由於從廣東、福建前往馬六甲的華人較多,峇峇孃惹的語言就是當地語言與閩南語發音的混合語言。” 

  如今,峇峇孃惹的住宅擁有濃郁的中國味道,大廳和走廊裏擺着古香古色的中式雕木傢俱;在傳統禮儀習俗上,峇峇孃惹還保留了中國傳統的婚喪嫁娶等的風俗習慣。馬六甲有一條逾百年歷史的街道——雞場街,這條街道上隨處可見傳統的中式建築,當地華人的宗鄉會館也開在這裏,明清時期的中國味道在這裏得到了再現。


  中醫西傳始自公元14世紀 今日各國學子踴躍來華學習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對於普通的中國百姓來説,要理解中醫的內涵都是有一定難度的,那麼老外又是如何了解和傳播中醫文化呢?“秦,安期生,琅琊賣藥東海邊,時人皆言千歲也......”,一些史書記載從古代開始中醫中藥已經開始通過海上絲綢之路銷往亞非歐。

  實際上,自公元14世紀開始中華醫藥就開始西傳;與此同時,香料、胡藥、番藥的輸入也豐富和發展了中藥品種,例如延胡索、仙茅、海松子等大量藥物,有些至今仍是中藥中的常用藥。

  在紀錄片的第六集中,一些來自英國、泰國、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世界各地的留學生們跟從中醫學習,通過他們的視角了解中醫,“在學習的過程中有很多有趣的文化碰撞,也有很多感人之處”。在片中,一位留學生談起自己學習中醫的緣由,“我的媽媽患了癌症,我想學習中醫來給她治病,還可以為更多人治病”。

  “大醫治病,安神定志,無慾無求”,“治療急性病,要有膽有識;治療慢性病,要有方有守”,紀錄片裏的老中醫耐心地向留學生們解釋中醫精髓,希望更多人可以了解中醫。馬來西亞本是一個對中醫抱有懷疑態度和抗拒心理的國家,“但是在我們的努力下,這種抗拒性已經被打破了”。

  隨着海上絲路和陸上絲路建立的中西交流通道日益繁榮,昔日難以跨越海岸線的中醫理念如今已被世界各國的學子帶回家鄉。(文/于子鈞)

  【更多閲讀】 

   福布斯家族第一桶金來自中國 泉州商人依然行走海上絲路

      國際視角探源海上絲路 故事穿越時空催人淚下

往期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