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時間8月6日凌晨,在里約馬拉卡納球場內,22排演員揮舞着巨大的錫布、舞動出變換的倒計時數字,里約奧運會拉開帷幕。這一情景不禁讓諸多網友回憶起八年前北京奧運會開幕式上2008名擊缶者按照精準的次序、精確的力度擊缶,點亮了倒計時之光,震撼了全世界的觀眾。

  關於北京奧運會,中國人有太多回憶,從申奧成功到七年籌備,從開幕儀式到金牌數第一,奧運成了牽動全民的大事。八年過後,很多細節早已模煳,但是幸而有兩部關於北京奧運會的紀錄片——《築夢2008》、《永恆之火》,將當年的或精彩、或衝突、或感人、或懊悔的瞬間記錄並保留下來。

  值得稱讚的是,北京奧運會的紀錄片《永恆之火》一舉獲得了第27屆米蘭國際體育電影電視節奧林匹克精神獎、絕對佳作獎,第33屆加拿大蒙特利爾電影節特別大獎三項殊榮。從1912年斯德哥爾摩奧運會官方電影誕生到2008年北京奧運會,只有22部奧運官方電影,而《永恆之火》屢獲國際大獎不僅完美詮釋了奧林匹克無國界,也預示着中國體育電影正在崛起。近日,《永恆之火》總導演顧筠做客“大公·TOP體育”,還原記憶裏的北京奧運,分享體育電影製作的精髓之處。


  越正面越不好拍 只有講好“人”的故事才能贏得世界掌聲

  好的電影、好的小説往往離不開矛盾衝突,無論是人與人之間的較量、人與社會的矛盾,還是人與自然的對抗,一部作品的深度在矛盾衝突的升級與化解中逐漸凸顯出來。“體育之外其他題材類的電影,一旦找到矛盾衝突點,批判就可以了”,但是體育“是積極向上的,越是正面的東西越不好拍”,因此顧筠選擇講述“人”的故事,既有像劉翔這樣的知名人物,也有初出茅廬的小人物,在顧筠看來,“故事是人類共通的語言,它能感動所有人。”

  北京奧運官方電影《永恆之火》最終的拍攝集中在奧運會的16天當中,顧筠透露,16天裏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細節。在當年奧運會小輪車項目比賽上,美國運動員凱爾·班內特不幸受傷,顧筠及時反應,立刻安排攝影師和錄音師將畫面和聲音記錄下來,“他對我們説‘I’m okay and I’ll continue’,但是實際上他的手臂已經骨折了”。顧筠以女性的獨特視角、細膩的手法記錄了平凡的故事、真實的細節、有血有肉的生命和永不言棄的奧運精神,而這也為她贏得了來自世界的掌聲和國際讚譽。

  在這部紀錄片中,觀眾還可以看到年輕的中國體操女運動員們在兒時就開始經歷嚴苛的訓練、殘酷的選拔淘汰,在訓練中成長、在比賽中成熟,最終獲得了中國體操史上第一個女團奧運金牌,創造了歷史。一個個小故事串聯起來震撼人心、感人肺腑。

  顧筠説,北京奧運會在2008年8月8日開幕,但她和團隊從3月24日奧運聖火傳遞那天開始就着手拍攝了,“聖火在雅典點燃的那一刻,我們有10個拍攝組已經奔赴世界各地進行拍攝”,足跡遍佈美國、德國、埃塞俄比亞、瑞典、希臘、牙買加等近10個國家。同時,即將參賽的運動員們的訓練過程也被記錄下來,“這是其他官方奧運電影所沒有的,這是我們一個獨特的貢獻”。


  無腳本考驗隨機應變能力 壓力之下文藝導演變身女強人

  在評價自己導演的《永恆之火》時,顧筠自信地説:“這部紀錄片前期沒有腳本,在拍攝的時候考量智慧和隨機應變能力,在這一點上我們做到了百分之百。”體育競技的魅力就在於,不到最後一刻根本不知道結局如何,因此我們只有在比賽結束後知道曾經創造百米世界紀錄的阿薩法·鮑威爾輸給師弟博爾特,也許再也沒有超越的機會,也只有上了賽場,才知道劉翔遺憾退賽……

  在近百年的奧運會官方電影歷史上,顧筠是繼1936年德國《奧林匹亞》女導演萊尼·裏芬施塔爾之後獲得此殊榮的又一位女導演,也是獲得此殊榮的第一位中國紀錄片導演。談起當年高強度的拍攝和剪輯任務,顧筠説當總導演必須要有非常好的身體素質,“16天裏,我每天幾乎只睡1-2小時,睜着眼睛都怕事件錯過,錯過了就永遠也找不回來了。”

  正是這種“怕錯過”的精神,《永恆之火》的文獻價值才彌足珍貴,“這個片子不僅僅是留給今天,還是留給明天、留給百年以後的”,《永恆之火》在有限的篇幅內重點講述人的故事,但是同時記錄了包括開幕式、破紀錄瞬間、閉幕式等重要場景,“這些一定要有,因為這是歷史事件。”顧筠説。

  顧筠自嘲,接拍奧運電影之前自己還是一位説話輕聲細語、文藝范十足的女導演,擔任奧運電影總導演以後則變成了強勢的女漢子。完成《永恆之火》最大的挑戰是“在16天成就一部電影”,顧筠甚至擔心“每天跟着時間走也拍不完”,所以當團隊成員有任何問題,“我只能直接跟他説,你必須這麼做,因為我是總導演。”(實習記者/于子鈞)

  【更多閲讀】

  審片長達近2年之久 國際奧委會嚴於國內廣電局

  連拍兩部奧運電影 再拍《緣聚羊城》遊刃有餘

        東方文化西方管理 香港獨一無二

往期回顧